听阎肃老师唱《化蝶》
2016-04-25

 敬爱的阎肃老师走了,他的一曲《化蝶》,曾唱红大江南北。我有幸聆听了他堪称原汁原味原生态的清唱。15年前,我与阎肃老师一起在北京参加文艺界的一个会议,我的房间刚巧在阎肃老师的邻旁,那天晚饭后,我相约拜访了他。当他得知我业余研究梁祝文化,一下子拨动了他曾经创作梁祝歌曲的心弦。我向他介绍了梁祝传说发源及梁祝文化的影响,他饶有兴味地听完后兴奋地说:“梁祝的传说实在太美丽了,梁祝忠贞不渝的爱情美德不仅千古传颂,而且在当代文明建设中应该发扬光大。我当初创作《化蝶》首先基于这个主题,当然也受优美的小提琴协奏曲《梁祝》的感染。”他又说,这个故事情节很传奇,内容很动人。聊着聊着,他仰起头不禁轻轻地哼了起来《化蝶》开头两句:“碧草青青花盛开,彩蝶双双久徘徊。”我突发奇想,对阎肃老师说:“中华书局即将出版我的《梁祝的传说》一书,您的《化蝶》和我发表在《歌声》杂志上的《美丽的传说》两首歌作为该书的附录怎么样?”不料,阎老师豪爽地答应了:“好啊,好,好!”于是我乘兴请他把整首歌词写下来。他兴致勃勃地顺手拿起酒店的信笺,又哼唱起《化蝶》来。阎老毕竟曾经创作过上千首的歌曲,一时让他默写整首歌词,也好似歌海捞针。他一边轻轻地哼着小提琴协奏曲,一边低吟地唱词。第一段词唱得还顺当,虽然他哼着曲调非常精准稳缓,但毕竟是古稀之年,第二段就开始咬词了,当唱到“促膝谈心两无猜”时,他忙刹住说:“不对,不对,是‘促膝并肩两无猜’。”于是用笔改了两字。接着又深情地唱了起来,唱到“十八相送情切切”,他眯缝着双眼,不断地晃动着脑袋,几乎沉浸在梁祝情深意长的美妙爱情里。在唱写到第三段时,他好像全身进入到梁祝化蝶的幻境中去了。老师哼唱出“身化彩蝶”一句,其实他定稿歌词里始终没有这句词,随着小提琴曲谱,他第三段又多唱了句“千古传颂深深爱”,他完全被美丽的爱情陶醉了。将“历尽磨难真情在”,唱成了“地老天荒真情在,天长地久不分开”。他此时越唱越兴奋,越唱声音越充满了丰沛的激情,一曲终了,他抬起头来,带着灿烂天真的笑容,不好意思地向我爽朗大笑。

然后认真地端详了他默写的歌词,摇了摇头笑笑说:“不行,不行,得重写一遍。”接着他又边唱边写,如果说刚在是试唱的话,那么,这一次阎肃老师是真唱了,而且更动感情了。每句唱词从他音调中发出来,他两眼放射出挚爱的光彩,泪花欲滴,脸部表情也丰富地变化着,一只大手不停地压着节拍,这似乎指挥着壮观的乐队,简直是声情并茂的表演唱。这种浪漫的情怀,这种艺术的境界,我敢断定任何唱响这首歌的演唱家是无法企及的。这真是独首歌独自唱独人听的演唱,我至今忘不了阎肃老师这一深情激越演唱情景。

他的最后一唱,把所有歌词准确无误地写下来了。那一夜,我好似真切地看到了他《化蝶》这首歌的创作状态,他的有时误唱歌词,或许就是他初创时曾经的用词。而他对生活的感悟,他的艺术创作激情,他严谨而浪漫的艺术追求,以至全身心的创作投入,令人刻骨铭心。真正有幸,见证了他创作《化蝶》之歌的全过程。

如今,阎肃老师羽化驾鹤,我将把他送我的《化蝶》手稿捐赠给宁波梁祝文化园,在中国梁祝文化博物馆永久展示。如有可能,公园内立一块《化蝶》手稿碑,这或许是对他这首名作最好的永恒纪念。

返回上一页